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林语堂的烟斗

关于这些烟斗文化,你都知道吗?民间的才是中国的!

烟斗本来是属于欧美国家的一种吸烟工具,再加上一些欧美影视剧的大肆渲染,似乎用烟斗就成了一些绅士及成功人士身份的象征,一把把进口的烟斗动辄上千,甚至上万,但在中国,其追求者大有人在。 烟斗的历史也是特别的悠久: 1492年,哥伦布到达了美洲,在他的

林语堂的烟斗

口含烟斗,戴一副金丝边眼镜,脸上挂着平和的笑容,林语堂身上透着传统文人的儒雅。林先生喜欢品茶,也喜欢喝咖啡,这是那个时代许多文人共同的特点,但林先生最大的嗜好是吸烟,他的烟斗跟他的学问一样出名。

林先生曾说过,拿烟斗的人看起来很有智慧。就因这句话,我们看先生的照片,尤其是晚年的,大都拿着烟斗。林先生对吸烟发表过许多高论,“谁都知道,作文者必精力美满,意到神飞,胸襟豁达,绎发豁流,方有好文出现。读书亦必有会神会意,胸中三天窒碍,神游其间,方算是读,此种心境,不吸烟岂可办到?”林先生的名言“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一直到今天还被烟民奉为箴言,他常为自己只要清醒就抽烟不止而引以自豪,宣称他的文章都是由尼古丁构成的。他为自己戒过三星期的烟而后悔,感叹那个“魂灵的战斗期”太折磨人,“不吸烟魂灵将何以性感起来?”,从此,老老实实做了头等烟民。他甚至期望在他的墓碑上刻上这样一行字:此人文章烟气甚重。

林先生的烟斗,具备完美婚姻的特点。有人曾问他幸福不幸福,他风趣地回答,妻子允许他在床上吸烟,所以他很幸福。这里,烟斗是幸福婚姻的标志。他把烟斗与夫妻关系生生扯到一起,因为口含烟斗的人,不能高声叫骂,也就不能和老婆吵架,言下之意,夫妻感情自然和睦。他的经验是,吸烟的都是好丈夫,为此,他给那些执迷不悟者支招,当丈夫发怒时,赶紧把烟斗塞在他的口中,“因为烟味是如此的和润悦性,以致他所贮着的怒气早已在无意间,跟着一口一口喷出来的烟消逝了。”林先生幽默,与人有别。

把生活看作终不过包括吃饭、睡觉、朋友间的离合、接风、饯行、哭笑以及植树、浇花等类的平凡生活的林先生,似乎格外懂得“安卧眠床”之真谛,他的高论是,世上所有的重要发明,科学的、哲学的,十有八九都是科学家和哲学家在清晨两点到五点之间,蜷卧于床上时忽然得到的灵感。所以,他特别喜欢“安卧眠床”那一份惬意,他认为这样做,不光使身体得到休息,还有更进一层的意义,如果将这艺术加以培植,会给心灵带来一次大扫除,因为“安卧眠床”这段时间相当珍贵,如果清晨醒来,不急不慌,先在床上悠闲地吸几只烟,做一小时的沉思,把一天的所要做的事认真谋划一下,生意人可以赚到加倍的钱,作家能得到比他整天坐写字台前得到的资料更多。因为,这时候头脑最自由,只有头脑自由,才有真正做思想的可能。

手握一把如此极品的海黄烟斗,这才是彰显身份的图腾

女人可以把兴趣寄托于买买买之上,但很多男人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来一根烟。有时候看到有人抽烟的时候,陷入深深地沉思,不言不语,眼神恍惚好像飘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忍不住会想:当一个人抽烟的时候,TA在想什么? 在文艺作品中,“烟斗”是一种必不

林先生交友,不看其身价是文豪、是富翁,他判断一个人品质只拿一只烟斗就够了。在《烟和香》中他写到:“口含烟斗者是最合我意的人,这种人比较和蔼、较为恳切、较为坦白,又大都善于谈天。我总觉得我和这般人能彼此结交相亲。”通过烟斗结识朋友,最终发现烟斗的最大的功效,“烟斗从哲学家的口袋引出智慧,也封闭愚拙者的口,使他缄默,它能产生一种沉思,富有意思的、仁慈的和无虚饰的谈天风格。”把烟斗放在无与伦比的地位。他甚至认为人类历史中最杰出的发明,莫过于吸烟、饮酒、饮茶的发明,而这三样东西天生就是用来享受空闲、友谊和社交的。但是,要圆满享受这三样东西,非富于交友,天然喜欢闲适生活的人不可。他说,这就跟我们享受雪月花草一样,需要气氛、环境,需要能够相互吸引的朋友,满足这些条件,我们的全身便变成一种“盛受器械”,能充分去享受大自然和文化带给我们的愉悦。于是“试看酒是何味,烟是何色,穿窗之白是何影,指下之余是何音,恬然乐之而悠然忘之者是何趣,不可思量处是何境?”

人活着总希望自己快乐一些,快乐的人生才有意义。可偏偏快乐最容易出问题,为此,我们常常感到不快乐。那么,什么是快乐呢?有人在读书和沉思中享受到快乐,有人在山、水、云海和大自然的行走中找到了快乐。在林先生看来,享受快乐远比寻找快乐简单。一片开阔的草地,一群男女老幼正在举行欢乐的野宴,孩子们在草地上追逐、跳跃,他们的父亲仰卧在地上眺望天上的浮云,最可亲的是,他们的祖父口中含着烟斗!“吸烟斗,我们称之为物质的享受”,天底下,享受快乐就这么简单!“口含烟斗的人都是快乐的,而快乐终是一切道德效能中之最大者。”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林先生,还没有人把快乐理解得如此简单透彻,这才是快乐的真谛!所以,林先生一生烟不离手,一旦离开烟斗,他就跟掉了魂似的,有时忘了把烟斗放在什么地方,他便满屋子瞎找,口里不停唠叨着:“烟斗!我的烟斗!”仿佛缺了烟斗,他便找不到快乐。

林语堂对烟、烟斗的热爱,有些时候超过他对文字的热爱,因为书、写作是可以暂时放一会功夫的,而对于烟,是须臾离不开的。爱屋及乌,林先生还收藏了不少烟斗,常年与烟斗为伴,陶情养性。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用软布细细擦拭烟斗,那一份从心底涌动的热爱,不可言宣。林先生在袅袅烟雾中读书、写作了一生,也在袅袅烟雾中获得陶情。在先生的文章里,氤氲着一股浓浓的烟味。烟斗点燃大师的灵感,留下万斛泉涌、滔滔汩汩的佳品。

林先生爱烟,说尽烟斗的好处,这在文学史上绝无仅有。林先生敬畏陶渊明,他把陶渊明看作是整个中国文学传统上最和谐最完美的人物。他崇尚悠闲生活,并积极倡导享受生活。他能从一根烟斗上发现那么多的快乐,注定他一生是快乐的。他以哲学的视角,闲适的心情,从容谈论人类的平实生活。林式哲学,说透了就是快乐的哲学,它的唯一效用是,在任何时候,我们对人生都要抱着一种从容轻快的态度,发现快乐,不忘享受快乐。

生活的艺术,就是顺乎本性,就是在有限的条件下,追求最大化的快乐,于细微处,领略这个尘世生活的乐趣。顺乎本性,就是身在天堂。

本文源自头条号:老吴读史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凹斋长物——书画名家丁祖敏收藏的中外烟斗烟嘴

凹斋长物——书画名家丁祖敏收藏的中外烟斗烟嘴 十六岁至今,陆续收集了三百余只烟斗烟嘴,材料有白玉、黄玉、水晶、碧玺、墨玉、碧玉、翡翠、金银、砗磲、紫檀、鸡翅木、海柳、蜜蜡、象牙、斑竹、牛骨、古藤等等,有许多只镌有名人名讳或词句,显然是名人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