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那么多哲学家都喜欢抽烟?

从三幅有关烟斗的名画,看太铎拍卖首拍烟斗精品

如果天堂没有烟斗,我宁愿选择地狱。-马克·吐温 在《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里, 每一位巫师都要选择属于自己的魔杖。 巫师和魔杖相互吸引、相互选择。 而在现实世界中, 几乎每一位西方传统绅士, 都要选择属于自己的烟斗。 人类吸食烟草的历史十分悠久,

网上流传许多哲学家的照片都叼着香烟或者烟斗,为什么有那么多哲学家都喜欢抽烟?是否也像很多人一样觉得抽烟是为了社交或者单纯为了耍酷?从一些资料记载中大概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吸烟对于哲学家们来说不仅能够带来快感,还能有助于思考和写作。他们当中,有些人对于香烟的迷恋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如萨特和罗素;还有些人例如胡塞尔曾经尝试戒掉,但是在权衡健康和工作效率之后,还是选择了复吸……

萨特

萨特曾说“香烟是虚无,烟斗是存在。”

萨特对抽烟的强烈喜好非常人所及,有文献记载他每天要抽两包烟和好几斗烟斗。他完全无法想象没有烟的生活。他说如果戒掉烟,那么吃饭、看戏和写书都会丧失快感,而这些在他看来正是存在的意义。

在萨特的哲学著作里,到处都有香烟和火柴盒的身影。他认为香烟是“虚无”的象征,是抽象的、没有固有的特性、容易消失的物体而烟斗则是“存在”的象征;他把火柴盒作为存在物与人的存在做比较;还用戒烟这个行为来说明人的绝对自由及自欺的本质。

常年的吸烟史导致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医生劝告他戒烟以保证活的更久,但是萨特拒绝了,最终死于癌症。

罗素

罗素从22岁起开始抽烟斗,

一直到去世都没有想过戒掉。

“我记得非常清楚,”罗素在一次访谈中回忆道,“在1894年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走在三一学院的小路上,突然,我脑海闪现了一个关于上帝存在的本体论有效证据。欢欣之余我兴匆匆地跑去买了一罐烟草。”从此,烟斗再也没有离过身。罗素对于烟斗的喜爱用他的一句话可以形容:“我除了吃饭和睡觉基本烟斗不离口。”他的夹克里经常装满了烟斗和烟草,他最爱的烟草品牌是“Golden Mixture”。罗素的学生Richard Gregory曾回忆说,罗素教授经常随身携带两个烟斗,以便在吸其中一个的时候让另一个烟斗充分冷却,十足的大烟鬼。

罗素一生最爱三样东西:“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的深切同情。”或许,在此之上我们应该再加一个,对烟斗的迷恋。

罗素生卒:1872年5月18日-1970年2月2日,98岁的高龄,不容易。

汉娜·阿伦特

阿伦特也基本上是烟不离手,她的很多照片都是优雅地拿着香烟。能把自己抽烟的照片拍成封面杂志一般的也是没谁了。在一次长达一个小时的访谈节目中,阿伦特靠在沙发里吞云吐雾,嗓音由于常年吸烟而变得沙哑,但是举止、神态、语气无不显示出阿伦特的非凡气质。

胡塞尔

胡塞尔曾经尝试过戒烟,但毫无疑问地失败了。在《成为海德格尔》这本书中,他在给海德格尔的信里曾经说过“戒烟对我身体的好处不言而喻,但是我却因此无法真正的工作。”

海德格尔

海德格尔貌似不抽烟,

【金龟子讲睡前故事】熊爷爷有个大烟斗

熊爷爷有个大烟斗,烟斗不离手。熊爷爷整天抽烟,抽烟还会吐圈圈。一会儿吐大圈,一会儿吐小圈,大圈套小圈,就像变戏法。 红袋鼠来看,火帽子来看,跳跳蛙来看,熊爷爷吐圈圈真好玩! 红袋鼠说:“熊爷爷,讲个故事吧!”熊爷爷要先抽口烟。 熊爷爷,抽着烟

但是他认为抽烟是对时间的体验,

是对抗“无聊”的方式。

“无聊”是海德格尔思想的一个重要概念,他认为“无聊”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我们日常意义上的认为某个特定事情无聊;另一种“无聊“则不是因为特定事情,这种“无聊”渗透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而我们却没有办法说出为什么“无聊”的具体原因。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会像第一种情况一样采用特定的方式去对抗无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成为了对抗无聊行动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海德格尔认为抽雪茄是我们在对抗第二种无聊时很典型的例子:在一个莫名无聊的夜晚,我们会点燃一支雪茄缓解无聊,然而吸烟并不是我们刻意而为之的孤立行为,它是作为我们那晚整体活动中的一部分而存在的。

马克思

为了充分说明资本家的残酷剥削,他用香烟做了一个对比:“《资本论》卖出的版税都不够我的烟钱。“

也不知道是马克思抽的太多,还是《资本论》的版税真的如此低。

▽其他哲学家抽烟的样子▽

罗兰·巴特

加缪

德里达

鲍德里亚

苏珊·桑塔格

拉康

弗洛伊德

阿尔都塞

文章来源于网络

本文源自头条号:思庐哲学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抽烟,一定要有像样的烟斗

材质:海南黄花梨,淡香味 烟丝,普通香烟,均适用。 喜欢海黄、崖柏工艺品的朋友, 请加微信 10837756 微信上有更多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