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磁盘与烟斗

即冲即饮的咖啡烟斗

微信号: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复制微信号

Bripe,就象个烟斗,加入水和咖啡,点火器可将水加热到85度。再静置两分钟,待咖啡稍凉一点,约40度左右,就可以吸了。

首发:5月28日《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莫言

整理柜子时发现了德国大作家君特·格拉斯先生赠送给我的一个瓷盘,十分高兴。我记得这件珍贵的礼物,但去年找了好多次均未找到。我知道它一定躲在某个地方,等待我不经意时突然发现它。果然是这样啊。

睹物思人,感慨万千。其实我与先生从未见过面,曾有过两次见面的机会,但都令人遗憾地错过了。先生长我28岁,是真正的前辈,他的诗歌《睡梦中的百合》在竞赛中获奖那年我刚刚出生。我是在军艺文学系读书时,看了根据他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铁皮鼓》,深受震撼。后来又读了他的中篇小说《猫与鼠》,觉悟到战争文学真应着力描写的其实不是炮火连天的战争场面和过程,而是在这种特殊环境下人的命运和被扭曲的心灵。

我曾经写过一篇题为《格拉斯大叔,你好》的短文,表达我对这位伟大作家的敬意。听朋友说,格拉斯先生读过我小说的德文版,并向我转致问候,这来自远方的前辈的问候让我十分感动。后来我读了他的在欧美引起轩然大波的《剥洋葱》,对他的坦诚和巨大的勇气深为敬佩他当过党卫军的事其实可以不说,不说也没人知道,但他说了,招来那么多人骂他,但我对他更加敬佩和同情。他那时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个中学生,被裹挟进战争的洪流,按说他也是一个受害者,但那些抢占了道德高地的人不放过他,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其实,身处历史中与评判历史完全不是一回事,就像在激流中挣扎与站在岸上评判泳姿不是一回事一样。

这个瓷盘,据懂者说是德国陶瓷工艺大师的作品,盘底上有格拉斯先生的亲笔签名和一行蓝色的中文:献给我的老朋友莫言。盘面上的人像剪影据说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可惜我忘了他的名字。

男子40余年收集超600个烟斗 样式独特设计精巧

英国男子Charles Finch喜爱收藏烟斗。Bellmans拍卖行,拍卖师Lee Cox展示其中包括两个长着浓密大胡子的土耳其人头像烟斗,一个狮子样式的木质烟斗碗,两个吹制玻璃制作的烟斗,以及传统的鸦片烟斗。Charles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开始收集烟斗,在40多年时间里

2013年春天,即将离任的德国驻华大使施明德先生请我与作协的几位领导吃饭时,将这件珍贵礼物转交予我,并说格拉斯先生期待着与我在德国见面,但两年之后,正在我计划去德访问时,却传来了先生仙逝的消息。我后悔未能早一点去德国见他,我为他准备的一个很漂亮的烟斗也无法送他了。

此文写于2017年5月,今日(辛丑四月十六日)重抄之以怀先生。

文章和书法同步刊于“两块砖墨讯”微信公号

本文源自头条号:新华每日电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烟斗展示(合集)